威尔士vs伊朗|2022年世界杯

Published 2022年10月27日

足坛解密15:靠赢来的世界杯?当年的德国队隐瞒了什么?

在之前的几篇文章中,我们为大家介绍了世界杯历史上发生的那些“悬案”,其中一部分已经在后人的努力下揭开了神秘面纱,在另一部分时至今日还困扰着不少后人。

若要问哪一桩悬案最牵动着球迷们的心弦,笔者认为当年德国在世界杯决赛上疑似使用的“事件”一定能够排在前列。毕竟,作为世界杯历史上夺冠次数第二多的球队,德国队不仅拥有深厚的底蕴,历年更是以扎实的战术体系闻名于世,这样的优秀球队一向给人以公平公正比赛的印象,难道曾经还会有这样的黑历史?在接下来的篇幅中,笔者就将带领大家回到那届扣人心弦的世界杯,尝试揭开“伯尔尼奇迹”背后的真相。

放在今天,让我们在足球世界中谈起匈牙利,大多数球迷对于他们似乎没有太过深刻的印象。的确,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匈牙利似乎都算不上当今世界足坛的一流强队,或许他们的队内有一定的知名球星,但想要在世界杯这样的重大赛事中掀起风浪,恐怕还是具有非常大的难度。

但一部分球迷可能不知道,在历史上,匈牙利不仅不是默默无闻的“路人”,还屡屡能够在世界大赛上掀起风浪,甚至创造了“屠杀”欧洲一众强队的光辉历史,一度被认为是世界杯冠军当之无愧的人选。

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匈牙利足球迎来了历史的黄金发展时期。“威猛马尔扎人”继承了奥地利梦之队的衣钵,在1950年到1954年世界杯之前,匈牙利足球凭借着黄金一代的全力输出,迎来了队史最为辉煌的一段时间。在那4年中,匈牙利在30场国际比赛中保持不败,还拿到了赫尔辛基奥运会的冠军。在夺得奥运会金牌后,匈牙利足球在国内体育赛事中的地位与日俱增,根据统计,几乎每一站都有疯狂的球迷欢迎他们的国家英雄。在匈牙利的首都布达佩斯,更是有超过40万人走上街头为国家队庆祝。

当时的匈牙利有多强?大家可以从几个案例中了解到。1953年11月25日,匈牙利迎来了他们在50年代中极为辉煌的一场比赛。在那一天,匈牙利在温布利大球场迎来了与英格兰的一场友谊赛,最终他们以悬殊的6:3取得胜利。要知道,在那场比赛之前,英格兰还没有在主场输给过任何非英伦三岛的球队。更让英格兰球迷感到“耻辱”的是,作为现代足球的鼻祖,他们竟然在匈牙利的攻势下毫无还手之力,完全以被碾压的方式输掉了一场比赛。

1954年世界杯前,英格兰与匈牙利又进行了一场热身赛,不过这次主场换到了匈牙利。但从结果来看,匈牙利仍然和英格兰有着巨大的差距,他们在自己的主场以一个7:1狂胜三狮军团。匈牙利在那场比赛中不仅展现出出众的个人实力,还有着超越时代的战术想法,无论是出现在9号半位置的希代古提,又或是充当箭头的普斯卡什,都让英格兰毫无还手之力。

带着如此辉煌的成绩,匈牙利迎来了1954年瑞士世界杯。当届世界杯于1954年6月16日至7月4日在瑞士境内的6座城市中举行,一共有6座球场承办了该届世界杯。该届赛事一共有来自四大洲足联的16支球队参加,而且适逢国际足联成立50年庆典,因此无论是承办方瑞士还是国际足联都对于这届世界杯十分重视。

由于1950年世界杯的赛制遭到了许多球迷的抗议,因此在1954年瑞士世界杯之前,国际足联再一次调整了该项赛事的规则。综合来看,那届世界杯的规则更接近于今天:16支球队分为4组,小组出线后进行淘汰赛。每个小组设定两支种子球队,小组赛中的两支种子球队之间不进行比赛,另外两个球队之间也不进行比赛。同时,如果小组赛中出现平局,也需要进行加时赛。小组赛中积分前两位的球队出线,如果出现同分,则进行加赛。

尽管赛制不断变革,但几乎没有人会怀疑,匈牙利就会使那届世界杯冠军的得主。带着无与伦比的攻击力,匈牙利开始了那届小组赛。在首场比赛中,面对代表亚洲出战的唯一一支球队韩国,巨星云集的匈牙利火力全开,在上半场比赛结束之时,就已经取得了4:0的领先优势。下半场时,他们又凭借着柯奇士、齐伯尔、帕洛塔斯以及普斯卡什的进球,将比分扩大到9:0。

首战狂胜韩国固然值得夸赞,但当时亚洲和欧洲的足球水平毕竟差距巨大。第2战面对强大的联邦德国才是匈牙利在该届赛事的第一次大考,面对强敌,匈牙利不仅没有畏手畏脚,反而将自己的大心脏属性完全绽放。比赛第3分钟,凭借着柯奇士的进球,匈牙利就早早取得了领先优势,此后他们抓住机会不断扩大比分,最终凭借着柯奇士的大四喜,8:3狂胜西德,轻松取得了小组赛的两连胜。

尽管那届赛事小组全胜出线的球队不少,但匈牙利的表现实在太过亮眼——他们在小组赛中两场比赛就打进了17个进球,平均每场比赛的进球数超过了8个。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在两场比赛中也只丢了三个球,而且这三个失球也有一部分原因来自于大比分领先时的放松。因此,就如此良好的状态,匈牙利身上的“冠军buff”进一步加强,似乎早早就预定了一个世界杯冠军。

在淘汰赛中,匈牙利在1/4决赛中迎来了桑巴军团巴西的挑战。当时的巴西虽然还没有50年代中后期的繁盛,但队内也可谓是巨星云集。不过即便如此,桑巴军团还是没有能够抵挡住匈牙利前进的脚步,柯奇士在那场比赛继续延续了自己的进球步伐,凭借着他的梅开二度,匈牙利4:2击败巴西,挺进世界杯半决赛。

在半决赛中,匈牙利的对手是南美洲的另外一支劲旅——乌拉圭。当时的乌拉圭实力其实与巴西不分伯仲,而且他们在世界杯上有着丰富的比赛经验,是四五十年代南美足坛最具竞争力的球队之一。那场比赛算得上是匈牙利在1954年世界杯上的第一次挑战,尽管凭借着齐伯尔和希代古提的进球,匈牙利在上半场就取得了2:0的领先。但下半场的乌拉圭火力全开,凭借着奥贝格的梅开二度顽强将比赛拖入加时。

在加时赛中,最终夺得那届世界杯金靴的柯奇士再次站了出来,他在比赛的第109和116分钟连进两球,帮助匈牙利最终以4:2击败乌拉圭,顺利与联邦德国会师决赛。

此时的匈牙利可谓春风得意,他们在世界杯此前的所有比赛中取得全胜,而且在进攻端的发挥几乎无懈可击。即便在面对巴西、乌拉圭两大南美强敌之时,他们的攻防表现也堪称完美,桑巴军团在比赛后期甚至已经出现了缴械投降的心态,这种情况在巴西足球的历史上都是非常罕见的。

而决赛中的对手联邦德国,匈牙利在此前的小组赛中,已经和他们有过对碰,最终取得了8:3的巨大胜利。那场比赛后,联邦德国国内一片哀嚎,一些较为激进的媒体甚至打出了这样的标语:“是时候在苹果树上吊死叛国的主教练赫尔贝格了!”

比起匈牙利,他们在决赛中的对手联邦德国虽然也是传统足球强国,但在二战后的复兴却尤为艰难。德国是二战战败国,国家经济在旷日持久的战争中被摧毁殆尽,约12%的德国人在二战中死亡。尽管战争结束,但德国人仍然要面对战争所带来的一系列痛苦——国家经济崩溃,更没有多余的资金用来发展足球事业。

到了1949年,德国又被一分为二,西部的联邦德国被俗称为西德,也就是在1954年世界杯中打进决赛的那支德国队。那时的联邦德国在艰难发展中虽然也培养出了一批足球人才,但德国队在战前的足球系统毕竟被一分为二,许多明星球员不得不分开为两个国家效力,这也直接导致德国队的实力打了对折。尽管他们在一路杀进决赛的过程上表现出色,但似乎没有人会怀疑,匈牙利会顺利取得一个历史性的世界杯冠军。

但想象总是与事实相距甚远。比赛8分钟内,匈牙利就轻松取得了2:0的领先优势。从这一点来看,比赛进程似乎与外界所猜测的大致相同。但德国队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不堪一击,开场8分钟连丢两球更多是由于球队立足未稳。此后,联邦德国调整战术打法,在做好防守的基础上针对性利用匈牙利的薄弱空间,更加强调简化进攻流程的高举高打,成功拖延住了匈牙利进攻的步伐。

与此同时,当时的西德还有着先进的科技进行佐助。那天,坐在赫尔贝格身旁的一个人名为阿迪·达斯勒——他是阿迪达斯运动品牌的创始人,在1954年世界杯上为联邦德国提供了可以更换鞋钉的新型球鞋,以此帮助西德队的球员在不佳的天气情况下适应比赛场地。

更加巧合的是,对阵匈牙利的那场决赛,比赛前还没有任何的下雨季节。当比赛开始后,天空居然真的下起雨来。或许从某一个角度来说,德国队更为先进的战靴也为他们在比赛过程中提供了佐助。

8分钟连丢两球后,前帮德国迅速稳住阵脚,并且由莫洛克在比赛第10分钟就扳回一城。此后,利用匈牙利在短时间内丢球略显慌乱的心态,德国队再度发动狂攻,由拉恩在第18分钟再入一球,将比分扳成2:2。下半场,比赛突然天降大雨,匈牙利极为依赖的小范围渗透和边中结合屡屡失误,而德国队更为简练的战术在这样的天气环境下反而发挥了奇效,最终由他们的英雄拉恩在比赛的最后时刻完成绝杀,联邦德国以3:2大逆转战胜匈牙利夺得1954年世界杯冠军。

拉恩进球后,整个球场陷入了沸腾,对于我们疯狂地扑到了拉恩的身上,拉恩后来回忆道:“我感觉一堆肉山压到了我的身上,我差点窒息而死,我狂喊让我活下去!”

比赛结束后,西德人民自然陷入了狂欢。但对于其他国家的媒体和球迷来说,联邦德国在开局如此不利的情况下却能击败强敌匈牙利。无论从过程还是结果来看,这件事情实在让人有一些费劲,我们固然要肯定联邦德国出色的战术,但匈牙利也绝非是泛泛之辈,和会被对手这样轻易的翻盘?

此后,足坛爆出了这样一种论调:联邦德国之所以能够夺冠,其实靠的是的帮助。

原因来自于比赛结束后,场地的门卫在德国更衣室内发现了奇怪的空药瓶。这种空药瓶并不是任何运动饮料的包装,这位名为布林尼曼的门卫当时就感到不对劲,他将这些药品交给了瑞士一家名为旺德的食品公司,但随后居然被要求保守秘密。这一秘密一直被封存了半个世纪,直到50年后才被布林尼曼公之于世。

2004年,已经84岁的劳根决定回应外界的质疑。他是当时联邦德国的队医,拥有丰富的经验。劳根在媒体的追问下明确表示,所谓的空瓶子装的并不是,而是维他命C:“我给球员们注射了维他命C,目的是为了提高运动员的耐力。尽管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无法测出准确的效果,但所有球员几乎都相信这个理论。”

有了当事人的佐证,这件事情似乎已经真相大白。但德国的媒体们却并不这样认为,德国国家电视二台的历史学家克劳普Erik Eggers研究发现,当时联邦德国球员所注射的药剂绝对不是维他命C,而是甲基,其结晶时为。这种药在剂量小时有短暂的兴奋抗疲劳作用,但一大量使用,就会出现精神兴奋以及对食物和睡眠的要求降低的情况。在二战期间,德军就曾广泛使用这种。

此后,德国国家电视二台的相关工作人员还表示,他们会专门出版一本书来配合此期节目。作为这本书的第二作者,丹哈特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当时西德队的队医劳根一定隐瞒了真相:“球员们成为了体育政治的牺牲品,对此我感到非常难受。但那些球员当时是军人,所以必须要接受命令,这些命令现在在我看来是非常不人道的。”

对此,丹哈特也给出了自己的证据,表示在世界杯结束后三个月内,当时联邦德国的绝对主力瓦尔特、拉恩以及胡布希三人都得了黄疸性肝炎。丹哈特表示,正常注射维他命C绝对不会得上黄疸性肝炎,劳根一定给球员注射了甲基。

对此,劳根是这样解释的:“在注射维他命C之前,球员可能缺少了正确的消毒措施。”据这位老队医回忆,当年他在苏联实习时买来了消毒柜,但在世界杯期间使用时似乎出现了温度不达标的情况,所以无法完全杀死病菌,也直接导致他在给球员注射维他命C的时候带入了病菌。不过这种说法也显得有一些牵强,这一解释在立伯里希和海尔曼的死亡面前未免太过苍白,这两位球员最终都死于肝癌。

劳根的说法明显有一些站不住脚,但德国国家二台所给出的一系列结论都仅仅是参考而已,并没有明显的证据。因此,关于西德球员集体服药的争论虽然沸沸扬扬,始终无法得出最终的结论。

直到2010年,德国联邦体育科学研究院经过长期研究后,终于找到了确定性的证据。研究院的一名研究员在对当时封存的空药瓶进行了精密检测后,发现其中的确含有甲基和成分,这种成分正是典型的中枢神经,而且过量注射后会导致肝功能造成损伤。这一证据给德国人荣耀的“伯尔尼奇迹”蒙上了一层阴影——他们的确存在注射的情况。

到了2013年,另一份证据也浮出水面。根据德国联邦内政部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原联邦德国体育部长曾经长期系统暗中支持运动员服用各种违禁药物,以求联邦德国能够在各项重大赛事中取得更好成绩。这份报道长达800页,由柏林洪堡大学一个专门研究小组历经三年多的时间调查研究而成,这份报道走访了当时50多名当事人和证人,所得出的结果具有高度的真实性。

在这份曝光的内容中显示,在联邦德国体育圈大面积服用的具体案例中,联邦德国国家足球队无疑是其中的代表。根据这份报告显示,除了1970年的那支联邦德国国家队以外,德国队以及德国的俱乐部在所有重大赛事中几乎都曾集体服用禁药,就连大名鼎鼎的足球皇帝贝肯鲍尔也没有保持清白之身。

这份报告不得不让人怀疑:1954年的伯尔尼奇迹或许根本就不是一个绿茵场上的奇迹,而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黑幕。

这些报告给出的证据表示,主导研究的联邦德国政府下属体育科学院成立于1970年,也就是在这一年之后,联邦德国的使用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但联邦德国使用的历史绝不是在1970年才开始的,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就已经在联邦德国的体育圈中大行其道,特别在联邦德国足球队中占有重要地位。1970年后,联邦德国将其系统化、量产化,洪堡大学的研究团队表示,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德国队在绿茵场上的种种辉煌都有着难以启齿的黑幕。

不可否认,在上个世纪50~80年代后期,联邦德国存在着严重的使用情况。在足球圈中,这一情况尤为严峻。从今天的证据显示,1954年瑞士世界杯上的联邦德国足球队很有可能使用了,最终也导致他们能够创造所谓的伯尔尼奇迹。

在上个世纪没有建立起完备药检体系的时代,在各大足球赛事可谓无孔不入。但随着技术的进步、监察的全面,德国也在本世纪初期成立了反中心,并且认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的反对公约,成为全球第18个批准国。此后,德国政府也不断加大对于反机构的资金支持,或许目前所取得的成效并没有达到人们的预期,至少他们也在做出一些举措来弥补过去的错误。

足球比赛自然应该以成绩为最终的评判标准。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成绩都必须建立在公平公正的基础上。依靠所取得的成绩,不应该被任何体育赛事所认可,无论是德国队球迷还是非德国队球迷,都应该对这些行为予以强烈抨击。当然了,时代有着不同时代的背景,那时接受注射的球员们也有诸多难言之隐,我们在评判历史时也要全面考虑各种客观因素,不能对那时球员们的努力全盘否定。

没有评论

To comment you need to be logged in!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